工作研究
协会公告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工作研究 >> 典型案例 >> 典型案例
社工吴新:我陪伴她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光
发布时间:2015-08-07  发布机构:

            社工吴新:我陪伴她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光

             2012年,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宁养院社工吴新为尚女士(化名)进行了宁养服务

2012年,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宁养院社工吴新为尚女士(化名)进行了宁养服务。

尚女士,43岁,1992年结婚。丈夫沉迷于赌博,儿子强强出生后,因没钱买奶粉,只能用米糊喂养。1993年,家里只有10块钱过年。而在这个最困难的时期,她依然不顾公公婆婆的强烈反对,从雪地里抱回快要冻僵的弃婴月月,并用真诚的母爱呵护了她20年。

2000年,尚女士终于下决心与赌徒丈夫离婚,靠在招待所打工的微薄收入独自抚养儿女。在这里,她遇见了第二任丈夫——朱先生。两人于2004年结婚,儿子斌斌于2008年出生,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。然而人生无常,2009年11月,尚女士被确诊为右肺鳞状细胞癌晚期。第一次化疗结束后,她上吐下泻,失忆了20多个小时。不久,1岁半的斌斌被确诊为自闭症,阴霾笼罩着整个家庭。

两年间,尚女士经历了6次化疗2次放疗,一头长发全部掉光。2011年底,她下肢瘫痪,生活已不能自理。

2012年1月,尚女士开始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宁养院接受居家宁养服务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医疗照顾,其躯体疼痛和其他不适症状的控制效果明显,但仍存在社会、经济等问题困扰。2月,在宁养团队会议上,护士将此个案转介给社工,期望社工给予尚女士帮助。

3月9日,我的第一次探访。

在交谈中,明显感觉到尚女士有较强的求助意识和倾诉欲望,且思维清晰、表达清楚。她并不避忌丈夫朱先生在场,反倒是借着向社工倾诉的机会,说出了很多以前没有对丈夫说出口的心里话。

临别前,尚女士表达了希望为斌斌的治疗寻求帮助的愿望,我表示会尽力寻找资源,并与她约好尽快安排第二次探访。

3月20日,第二次探访。 

我为她联系到本市某儿童康复中心,该机构愿意为斌斌减免学费和治疗费,并为其配备该中心最有经验的老师,制订个别辅导计划,加强训练。听到这个消息,尚女士很高兴,说有希望在离世前听到斌斌叫她一声“妈妈”了。善良的朱先生认为该机构也是民间慈善机构,资金紧张,因此自愿承担500元/月的费用。

社工们还联系了本市红十字会签约遗体捐献事宜,尚女士去世后可将眼角膜捐献给爱尔眼科医院,皮肤捐献给武汉市第三医院,遗体捐献给武汉大学医学院作教学之用。对此,尚女士很满意,她没想到生命结束后自己的身体还有这么大的用处,很高兴自己能够做善事。

第一次探访中,我曾将“温心”宁养义工队的大学生义工们介绍给尚女士,她愉快地接受了。此后,几名义工利用休息时间轮流登门探访,协助进行家务清洁和照顾,陪她聊天,让朱先生稍作喘息。此外,义工每天给尚女士打一个问候电话,细心询问其身体状况及有无其他需求。

很短的时间内,义工们与尚女士之间的关系已形同母子,义工们亲切地叫她“尚妈妈”。

看到樱花开得正好,义工们就用一个漂亮的杯子装着樱花带给她,让她也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。

4月1日,第三次探访。 

这次,我和义工们一起探访,把从医院借来的轮椅也带上了,准备带尚女士出去散散步。尚女士一听到要出去走走,高兴得像小孩。我们与尚女士一边散步一边交谈。了解到斌斌现在进步很大,可以与人对视,听得懂简单的指令,也开始牙牙学语了,她很感恩。只是对于强强及月月,她一直觉得有所亏欠,每字每句都透露出对这两个孩子的挂念。她希望在自己最后的时间里,孩子们能多陪陪她。但她又知道他们工作忙,觉得自己一直没能力好好照顾他们,不应该再有这样的奢望。

我及时开导她:“这不是你的错,当时你已经尽力了。”我鼓励她联络强强和月月,向他们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。“不管怎样,你是他们的妈妈,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。你对他们的爱,也不会随着你的离开而改变,对吗?”尚女士略有所思后,点点头。

散步结束回到小屋,我和义工陪伴尚女士翻看以前的老照片,一起回顾她人生的起起落落。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每段人生旅程的艰辛,以及每次人生转折点的痛苦抉择。纵然人生道路充满了坎坷,但她曾肩负两个家庭的生活重担,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,又遇见了对自己不离不弃的爱人……

原来再平凡的人生也有意义,苦涩的藤也能结出甜美的果实,只要自己的心感受到幸福,就可以战胜苦难。她从自己的故事中总结出留给子女的宝贵人生经验。此后的几个星期内,义工们帮她制作完成《生命故事书》,作为她给家人的“爱的礼物”——生命旅行纪念。

5月4日,第四次探访。

这次探访前,我通过电话询问尚女士的病情,得知她因病情恶化已住院。到医院探访时,我看到尚女士神情有些失落,进一步了解得知:上次探访后,她主动联系了月月。月月得知她住院后,特地从江西老家赶过来照顾她几天,这让她很安慰,但月月性格较内向,所以两人沟通不多。而强强到现在还没来看过她。

考虑到尚女士的身体状况,我提出召开一次家庭会议。征得她的同意后,我开始为她联络强强、月月等亲人,并最终争取到他们对家庭会议目标的认同和支持。

5月26日,第五次探访。

家庭会议如期在尚女士的病房召开,其前夫、大儿子强强、养女月月以及现任丈夫朱先生和小儿子斌斌都在场。我鼓励尚女士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尚女士揽着月月说:“月月,对不起,不是我不让你读技校,是我实在供不起。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,可是妈妈还是很爱很爱你的。”她对强强说:“对不起,强强,小时候每次你和妹妹吵架,妈妈总是向着妹妹。你要知道,妹妹很可怜,我只是想多疼她一些,不是不喜欢你,我也一样爱你。和你们的爸爸离婚,我也是万不得已,希望你们兄妹俩能够理解我,不要记恨我。”

看着在一边自顾玩水杯的斌斌,尚女士的泪水流下来:“斌斌,对不起,妈妈没有办法陪伴你长大,听你开口说话,但你永远是妈妈的宝贝。人若真有灵魂,我会守护在你的身旁保护你、看着你成长。”她对朱先生说:“老公,谢谢你!你为我所做的一切,我铭记在心,今生无以回报,来世我们还做夫妻,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。”

对于曾经带给她伤害的前夫,她也心怀宽恕:“谢谢你!强强爸爸,在我住院期间你伸出援救之手,给了我6000块钱,这对你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。以前我们之间的一切恩怨我已不再计较,也请你原谅我没能与你白头到老。”

她又转向我和义工:“特别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爱和温暖,在我最后的时间陪伴我、照顾我,不嫌弃我。感谢宁养院的老师给我带来心灵的安宁。我会把世间的痛苦一起带走,让你们活得幸福、没烦恼,祝好人一生平安!”

此时,她的气息已经很弱,但仍坚持断断续续说完这些话。虽然累到喘得很厉害,但她的表情就好像终于完成了一项人生大事,那样的平静、祥和,充满神圣。亲人们也忍住泪水,逐一和她道别。

2012年6月5日上午,我接到朱先生的来电,得知尚女士刚刚在病房过世,表情安详,没有痛苦。我放下手中的工作,闭目祈祷,祝福她一路走好。

(吴新/文)

 


友情链接
北京中视蓝图科技有限公司   民政部   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   国家开发银行   中国东方资产管理管理公司   中国广电协会   中国广电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   中国文化管理协会   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   中小企业合作发展促进中心   中国改革报   中鼎承(北京)投资有限公司   北京佑三药业有限公司   安徽淮北市朝阳医院   安徽淮北市朝阳养老公寓